从地产走向何方?信托业转型,这家巨头"亮出"发展方向…

2019-11-08 22:02:34匿名未知
热度:3539

中国基金会记者方裴炎

在“不投机炒房”的背景下,房地产调控政策不断深化。最近几个月,房地产信托逐渐降温,信托的传统展示模式可能无法持续。同时,在政策激励和行业调整的双重驱动下,信托公司正在积极探索业务转型。

其中,领先信托公司的转型方向备受市场关注。

刚才,领先的信托公司平安信托宣布了转型的关键:投资特殊资产。平安信托表示,围绕“回归信托原点、支持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定位,确定了“专项资产投资、基础设施投资、融资服务、私募股权投资”四大业务方向,其中专项资产投资是公司转型发展的关键。

据悉,平安信托于9月20日举办了“2019中国特殊资产投资圆桌会议”。平安信托董事长姚桂平在圆桌会议上表示,政府应贯彻国家政策导向,充分重视特殊资产投资的市场机遇。平安信托将以“专项经营”的形式全面布局专项资产投资领域,充分发挥其专业优势,解决市场中的“肠梗阻”和“堰塞湖”问题,帮助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特殊资产投资是平安信托转型的关键

用“特种作业”创造投资差异化新模式

姚桂平表示,近年来,随着金融供给方面改革的深入,金融业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从虚假走向真实,回归原始,支撑实体经济的发展,这已成为金融业的主旋律。整个信托业已经进入深度调整时期。平安信托率先创新,寻求变革,率先启动转型。围绕“回归原有信任,支持实体经济优质发展”的定位,确定了“专项资产投资、基础设施投资、融资服务和私募股权投资”四大业务方向。其中,特殊资产投资是公司转型发展的关键。公司将以“智能、生态、投资银行”的理念开展专项资产业务,打造信托行业专项资产管理的顶级品牌。目前,公司成立了特殊资产投资事业部,通过内部和外部招聘,为特殊资产投资打造“梦之队”。

“一方面,平安信托通过股权投资和基础设施投资等“常规业务”支持实体经济,为经济培育新的引擎和动力;另一方面,它的战略选择惊人地正确,集中在新旧动能转换过程中的资源错配和市场清算机会。它把特殊资产投资作为转型的四大核心业务之一,用“特殊经营”的思想创造非凡的力量,打破困境,谋求发展。姚桂平表示,“常规业务”科负责“前沿战场”,而“特殊资产业务”科负责“特殊业务”。

姚桂平介绍了平安信托在特殊资产投资领域的业务优势和业务模式。

就业务优势而言,平安信托在债务、基础设施和私募股权方面拥有丰富的投资经验。通过投资贷款联动、股票债务联动、境内外联动,全面介入股权、债权和物权领域,与特殊资产业务形成良好联动。平安信托(Ping An Trust)也有很强的筹资能力,有专门的资金部门,多渠道的机构合作关系,有专业的保险机构、上市公司和大型企业筹资团队。此外,平安信托还可以依托深圳作为不良资产跨境债权转移业务试点的优势,进一步扩大和扩大其对特殊资产的投资。

在业务模式方面,平安信托已经梳理并确定了十种业务场景,包括司法拍卖、企业信用债务交易、专项资产基金投资等。,涵盖债务投资、股权投资和物权投资三大领域。

在具体策略方面,姚桂平介绍说,平安信托将以“智能、生态、投资银行”的理念开展特殊资产业务,实施“特殊业务”,形成区别于当前特殊资产领域的“特殊策略”。

在智力方面,以司法拍卖为例,2018年全国司法网络拍卖资产市场将达到1.2万亿元。平安信托可以与各级法院、拍卖平台、拍卖机构等合作。对于那些对投资者感兴趣但目标金额较大且难以筹集资金的人,贷款将以智能化的方式获得批准,为投标人提供高效便捷的财务支持,提高资产处置和变现的效率,同时帮助法院缓解财产处置和变现难以实施的问题。

在生态化方面,平安信托将依托平安集团强大的财务和技术实力,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打造全方位、开放、共享的智能服务平台,吸引市场各方参与,实现生态发展。

在投资银行方面,平安信托将充分发挥其专业优势。平安信托通过发行金融产品和提供投资、匹配、承销、委托收款等服务,将开放资本侧的资产侧,连接合作伙伴和服务提供商,为特殊资产行业打造空中走廊。

特殊资产市场规模超过2万亿元。

大量资产无法及时有效地解决。

姚桂平介绍了平安信托规划特殊资产投资领域的原因,包括“国家政策鼓励,业务空间足够大,市场发展不足”。

姚桂平指出,近年来,由于经济去杠杆化和深度结构调整等因素,全社会特殊资产呈现增长趋势,仅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就达到2.2万亿元。这一轮特殊资产是市场经济条件下金融资源配置不当、风险资产增加、社会信用环境变化等因素造成的。与前一轮政策性坏账处置不同,处置方式需要更多地依赖市场手段。从金融供给侧改革和金融风险缓释的角度来看,国家还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鼓励引入社会资本、发行资产证券化产品、发展市场化债转股等方式加快不良资产的移除,提高风险缓释水平。

姚桂平还表示,平安信托也因特殊资产投资市场的一些阵痛和需求而看到了市场机遇。首先,市场消化的能力有限。供应方的特殊资产不断产生。由于承担能力有限,需求方的大量资产无法及时有效解决,导致“肠梗阻”问题。其次,市场的“泄洪”能力不足。在国内市场,很少有专业机构真正有能力最终处置和解散特殊资产。大量投资机构和投资者抱着“捡漏”的心态参与进来,低价买入,高价卖出。因此,大量资产闲置在市场中,并在渠道环节中沉淀,无法有效实现资产配置和末端处置,导致资产“堰塞湖”现象。

此外,市场缺乏能够整合资源的专业机构。目前,特殊资产投资面临经济调整、资产价格重估和流动性紧张的压力。处置周期更长,也更困难。市场机会更具结构性,要求投资者有能力作为“真正的投资银行”运作,即通过整合资本、工业、政府和其他资源来重组、经营和赋权资产,以提高和实现资产价值。目前,只有少数顶尖投资机构具备相应的资源整合能力,这些机构将占据特殊资产投资领域的顶尖位置。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 秒速飞艇投注平台 北京快3 黑龙江11选5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