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校园性侵该问责何方?

2019-10-30 11:30:03匿名未知
热度:4971

如果一项调查要求我描述我在大学里的性侵犯经历,我会立刻想到发生在我身上的两件事。在第11次聚会上,一个人慷慨地递给我一杯他倒的酒,然后我就不省人事了。第二次,在一个女生联谊会,是一样的。在大学里,一切都是双向的,参加快乐的社交活动也可能会带来创伤。

人类学家赫希和临床心理学家梅林都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他们都五十多岁了,留着齐肩的棕色头发。他们在曼哈顿的犹太家庭长大。他们有敏锐的母性实用主义——他们有五个儿子,年龄从15岁到23岁不等。在过去的三年里,他们一直在哥伦比亚大学领导一个耗资220万美元的名为“转变”的大学生性行为研究项目,该项目代表了“转变性健康倡议”。

校园性侵害问题似乎深不可测,难以解决。我们通常认为这是个人不当行为的问题,不同的研究表明,大多数预防计划在这方面几乎没有变化。好时和梅林从社会生态学的角度考虑性侵犯:即人们在特定环境中的行为。

“转变”诞生于危机之中。在过去的几年里,强奸在全国的大学里变得越来越严重。在一本关于校园性侵害的“模糊界限”书中,记者凡妮莎·格里戈里迪斯告诉我:“如果性侵害被定义为性健康问题而不是可怕的威胁,对大学生来说会更好,”她补充道,“我们正处于锻炼的新阶段。”

这场运动可以追溯到至少40年前。1977年,耶鲁大学大四学生安·奥利瓦里(ann olivarii)另一名女学生和三名毕业生起诉耶鲁大学一名教授性骚扰,但女学生败诉。两年后,麦金农出版了她里程碑式的著作《对职业女性的性骚扰》,该书认为“经济实力对于性骚扰就像体力对于强奸一样。”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的学校也在开展反强奸行动。始于20世纪70年代的夜间游行在20世纪80年代成为大学生活的一大特色。1988年,哥伦比亚大学在巴纳德学院前举行了第一次夜间游行。1995年,哥伦比亚大学参议院通过了第一项全校性攻击政策——要求通过另一种形式的标准学校纪律程序处理投诉。学生积极分子不满意:他们希望处理性侵犯案件的院长接受额外的培训。他们发起了一场漫长的运动,最终在1999年达到高潮。在23小时的守夜活动中,数百名学生走向校园,喊道:“繁文缛节不能掩盖强奸!”

校园司法系统不具备刑事法院的调查权或证据程序,但却承担着刑事法院的许多职责。使事情进一步复杂化的是,参与该过程的每个人——原告、被告和管理人——基本上都在同一个屋檐下工作。教育部长贝茜·德沃斯称目前的做法是“失败的制度”,刑事司法系统处理这些问题似乎更简单。此外,许多学生更喜欢在系统之外解决这些问题——他们不一定想把攻击者送进监狱。

像其他大学一样,哥伦比亚大学的新生生活可能会让新生不堪重负:令人尴尬的相遇在派对上随处可见,长长的木门可以被移走作为啤酒桌;渴望在课外活动和俱乐部中找到一个大本营。五年前,哥伦比亚大学二年级学生艾玛·苏考维兹对学校提起诉讼,指控另一名学生强奸。然而,被指控的学生声称这是双方同意的行为。艾玛的上诉后来被驳回。

为了进一步调查和了解校园性侵害问题,赫希和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家沙穆斯·汗(shamus khan)组成了一个志愿者团队,与大学生讨论亲密话题。这些采访将是收集信息的“转变”运动的第一个重要部分。那年秋天,他们开始了“参与式观察”(participatory observation),即在学校的学生酒吧里游荡,观看足球比赛,参加俱乐部活动。不久之后,学生报纸《每日观察家》发表了一篇报道,其中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二年级学生说,有人看到查姆斯在学校附近一家受欢迎的酒吧里做笔记。

赫希随后启动了研究的第二和第三阶段,对学生进行了深入调查。调查包含数百个问题,其中许多是非常隐私的。以前的调查似乎没有一项能够如此准确地反映出大学中性侵犯的实际发生情况——性侵犯是植根于日常生活结构的事件,犯罪者和受害者的行为需要根据他们的背景、习惯和心理状态来理解。

这项调查询问学生关于他们的睡眠、锻炼、饮食习惯、心理健康、他们在哪里喝酒、他们住在什么样的宿舍、他们在哪里见面以及他们是如何见面的。调查包括金钱、家庭、朋友、大学前的性经历、自我认知和自我价值。他们还询问了性别认同和性吸引力,性侵犯前的一刻——谁在附近,发生了什么——以及后来发生了什么。2500名哥伦比亚大学本科生被邀请参加“轮班”调查,其中67%的人参加了。

“转变”研究将于2017年秋季结束。从那以后,研究小组开始分析这些数据,并准备在同行评议的期刊上发表一系列关于研究结果的论文。研究人员还与学生委员会讨论了他们的发现。他们意识到所有新入学的新生都将参加大型聚会,并且不可避免地会喝醉,因此性虐待将不可避免地发生。

对此,“转变”提出了一个强有力的论点,即必须采取一些预防措施。四十年前,酒精导致了60%的交通死亡。自那以后,一场全面和多层次的反对酒后驾驶运动已经将酒后驾驶造成的死亡率降低了一半,包括法律制度的变化和社会的变化。

这个想法也适用于大学生活:想象一个大一新生有抑郁倾向,但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他去参加周末聚会,借酒消愁。有一个周末,他在聚会上遇到一个两天没睡觉的女孩。男孩和女孩开始交谈。当他们变得亲热时,朋友们开始欢呼。男孩和女孩很快就去了卧室,但是除了床,没有舒适的地方可以坐。然后发生了一些让女孩惊慌的事情。任何听到这个故事的人都会认为邀请他进卧室是女孩的错。

那个坏蛋故意喝醉了,无视女孩的僵硬。他认为他所做的正是大学生应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