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黄金最新活动_你在安稳睡着子午觉,军人却在站岗放哨!

2020-01-11 14:32:23匿名未知
热度:3365

中国黄金最新活动_你在安稳睡着子午觉,军人却在站岗放哨!

中国黄金最新活动,作者|郞世巍

“夜哨”百度百科解释为:夜晚执勤站岗巡逻。当兵的翻译为“握草,今晚又有哨。”通常“夜哨”比白哨更让人不愉快!冬天的“夜哨”更会加重这种不愉快的指数。

一年365天,兄弟们有没有细算过,这一年里有几天你是有夜哨的?包值高点一天一班哨那轻松的很。包值低点,赶上中午12-2,晚上再来班夜哨那滋味真是酸爽!在这里首先为今晚有“夜哨”的兄弟默哀下,您辛苦!

没有上过哨的读者可能不能体会那时一种怎样的滋味,下面鄙人给您详细介绍下:通常周一到周五,当兵的小伙子们进行了一整天的训练,基本上是腰酸背痛腿抽筋。晚上要是没有体能科目训练还好点,若是晚上再来个体能训练,浑身酸痛,熄灯号一吹肯定是着床就倒。夜哨也分为上半夜跟下半夜。上半夜就是睡的稍微晚点,但12-2这班哨就是你认为你还没有睡着的时候小手电就来叫你起床了。下半夜顾名思义,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战友把你拽起来,夏天还好点,冬天那种滋味……真是销魂。

在地方人的眼中,穿着军装站哨的士兵应该挺拔威武!浑身散发着精气神!充满了活力、毅力、战斗力!让人敬而远之!武警战友们可能对这一点感觉比较多,在旅游城市,一到旅游旺季,客流量大的时候,总有一些大妈、大姨、大婶、小姐姐上来问路、问洗手间、问你为啥这么帅……那种绷着脸不敢笑,内心乐开花的感觉也是让人很难受的。当然,这么做也是为了维护我军光荣形象!

一般新兵下连、人员变动、或是出现重大情况的时候,连队都会进行新的执勤编组。这执勤编组也是门很大的学问,连长对自己放心的文书都是让他们先给编好后,自己再进行一次调整,首先“白哨”个高的就不能跟个子矮的编到一个岗上,我不知道战友的连队是否这样,我在的部队出现过一次这种“事故”:

我们连队有一个哨,是在海边的。海边有一条沿海路,一般首长们吃晚饭喜欢在哪里散散步,谈谈工作。话说这天是我们连队两个“极端”赶上了一班哨!怎么个“极端”法呢?一个新兵战友身高196cm,一个士官战友身高168cm。这种在地方适合男女朋友的最萌身高差在一群大老爷们的部队可是真不受用!大家也能想象到那种画面,夕阳西下,红彤彤的晚霞映照着广阔的海面,一大一小两个挺拔的身影被夕阳的拉的无限长!两个战友也是神圣的挺直了腰板,准备接受领导的检阅!然而支队长带着参谋长散步的时候刚巧碰到了这一幕……

“叮铃铃....铃铃铃..”连队值班室的电话响了起来。

“您好,xx中队勤务值班室,请讲”

“我是参谋长,让你们队长接电话!”

“参谋长好,我是xx中队中队长,请问首长有什么指示?”

“戴帽子,扎腰带,跑步到你们中队x号哨!好好看看你们连队这最萌身高差组合,看完了给我写个检查,交给你们大队长!”

“嘟.....嘟.......嘟......”

此时站哨的两名哨兵还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是远远的看到了支队长、参谋长的身影,身板挺的更直了些。

事后,战友们亲切的称呼这两个战友为“大头儿子,小头爸爸。”

当然,这种状况出现在夜间也就不了了之了。但碰巧就出现在了首长散步的时候……

话说古代武林中流传着一门绝技叫“站睡神功”!此等功力没有十年苦练是不能成功的!

军姿的要领,抬头挺胸收腹、两腿夹紧内扣,拇指贴于食指第二节,小臂垂直,中指贴于裤缝线。大概也就这么多,战友们也就别细抠了,因为重点不在这里。在我们同年兵里,这种特别板正的军姿除了身体协调性特别差的战友,其他的都能站出来。但要说站成这样能睡着的,我们这还真有那么一个。大部分人在熬不住的时候,站着夜哨的时候打个盹身体就开始往前倒,随后虎躯一震,猛然惊醒!心想“坏了!别被监控拍到!”但这个战友就不一样!

在没有发现他会“站睡神功”的时候,曾一度是队长表扬的对象!因为一看监控,这小子站的倍直!一动不动!两个小时的哨人家脚的位置都不会变!

但“站睡神功”是怎么破功的呢?这里又有个真实故事跟大家分享:

先说我们政委吧,我们政委是个特别和蔼的首长,一般很少检查勤务,他关心工作的重点大部分都在战士们吃的好不好,休息的怎么样!有时候会跟一个小战士聊上半个多小时!这天政委散步到我们警卫区,走到门口时哨兵竟没有主动去开门,而是在哪里站的笔直,一动不动!政委也没多说啥,自己开开门就进院子了。溜达了一会儿,在警卫区x号哨给门口的哨兵打电话!

“您好,x警卫区x号哨,请指示!”是站睡哥接的电话,语气里透着一丝慵懒。

“我是你们政委!你刚刚是不是睡觉了?”政委也是提醒下哨兵,并没有过多追究的意思,因为政委眼中,我们这些小战士特别辛苦。

平常大家都知道站睡哥的毛病,偶尔也会有人用值班室的电话跟他这样闹,提醒他的同时也是跟他开个玩笑。没想到真会有一天是首长亲自给他打电话,亲自质问他。

站睡哥一看电话号码,是警卫区的电话,心里一嘀咕“又来这套!俗不俗!政委能用警卫区的电话给我打?哎,你别说,这次装的语气还挺像!我都听不出是谁!”

“你谁啊?别闹!”站睡哥回道

“我是你们政委!”政委的语气中有一丝不满!

“你是政委?你是政委我还是支队长呢!”站睡哥不耐烦的说道,而后随手挂了电话!

此时,连队值班室已经慌了!因为政委进门的时候值班室哨兵刚好接了一个电话,也没注意到,等注意到政委进警卫区的时候,政委已经在x号哨给大门哨兵打电话了。

话说政委在电话这头一脸黑线,手里拿着电话迟迟没有放下。虽然自己对战士一直都是很和蔼的,但一时也接受不了这种刺激。就这样握着电话考虑了很久,终于还是拨通了值班室的电话。

“叮铃铃....铃铃铃”连队值班室的电话响了起来。

“政委您好,请问您有什么指示?”值班室哨兵赶紧站起来接电话,监控大屏幕上已经能看到政委的脸色很不好了。

“让你们队长,戴帽子扎腰带!跑步!到警卫区来!”

“嘟.....嘟.....嘟”

写到这儿,突然觉得队长真的不好当!

过了好久,甚至好几年,这件事对我们连队的教育都是很大的,因为站睡哥,我们连队也着实火了一把!

“你是政委?你是政委我还是支队长呢!”这句话也被归纳为当年最火的流行语!

两个小故事,也是真实发生过的,现在回想部队的生活也真是有趣!哪有不惹祸犯事的战士啊!但真正训练,真正任务的时候,我还真没见过一个怂兵!

又想起晚上叫岗的情景了,手电光一打,走廊里的鞋子摆的整整齐齐的。宿舍里散发着一股汗臭味,有的战友呼噜声很大,有的战友睡觉磨牙。小一点的战士做梦甚至还会喊妈妈。有的抱着被子以为自己抱着对象。

说实话,很多时候看战友睡得那么香,真的不忍心叫他起床。但属于他的岗,他别无选择,哨位上站着一个兄弟在等着他去接岗,他下面还有很多兄弟要去上岗。

新兵的生活真的很充实,充实到他们没有更多的机会去干其他的事情,洗脸也只是简单的用水冲一遍,很多时候他们身上都带着一股汗臭味。十七八的孩子,咧嘴冲你一笑,黑黑的脸上还真带着一种简单的快乐。

拍一下他的头“快点起啊!我就叫一遍!一会儿睡着了我就不管了哦!”

“班长,你走吧!我醒了!”

手捂着手电,让它透出微弱的光,往他脸上一照,幼稚的脸庞上还有晚上练体能没有擦干的汗渍。

“去洗把脸!清醒清醒再去上哨!小心在哨位上睡着了被值班室拍到!”

“班长,几点了?我不是2-4吗?”

“1:55了,你还知道你2-4啊!快起!叫了你一遍了你忘了?”

匆忙的爬起来,匆忙的穿上衣服,匆忙的跑下楼。

“又是你墨迹!这么多人等你一个!误哨了知道吗?”下一班领班员压低嗓音的训斥从楼下传来。

“班长,我错了。”

“整理着装、向右转、齐步走....”又一班哨兵在凌晨2点向着自己的哨位出发了,脚步声越来越远。

沿海城市冬天的风很大很大,凌冽的风吹的玻璃哗哗响。我捂紧自己身上的大衣,在充斥着汗臭脚臭的楼道里快步向自己宿舍走去。暖暖的被窝,暖暖的梦,当时就觉得没有啥能比这更幸福了。

平常在家,两个人见面打招呼会问“吃了吗哥?”“去哪儿啊哥?”但在部队的类似的问候语成了“今儿你几到几啊?”

退伍半年了,有时候睡不着觉,玩着手机的时候就想,万一一会儿有个穿军装的兄弟跑过来拽拽我的被子对我说“嘿!兄弟,你一会儿2-4!赶紧别玩了!穿衣服起来上哨去!”

那这漫长的夜也还真就不太难熬了。

八年前,新训教导队,大队长刘建周问过我们一个问题,你的愿望是什么?有一个同年的战友举手回答道“报告大队长!我想吃肉吃到吐!我想睡觉睡到自然醒!”

大家伙哈哈大笑的原因只有一个,这名实在的战友说出了当时我们每一个新兵的真实内心想法。

大队长刘建周是这么说的“小新兵蛋子,想吃肉?达到训练标准大队长满足你们!睡到自然醒?你咋不说想搂媳妇了呢?这个愿望,等你脱了军装再去实现吧!。”

在部队是“觉难睡,苦难吃。”

在地方是“钱难挣,屎难吃。”

嘿!兄弟,今儿你几到几?

脱下军装的我,再也没有机会穿着军装握着钢枪,自豪的对朋友说“我身前是动荡的国际局势,我身后是万家灯火通明了。”

此致,敬礼。谢谢你们的守护。

12bet平台